廣告
            文章
            • 全站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高級
            首頁 / 金融投資 / 金融投資理財 / 正文
             
            廣告
             

            不想當韭菜?千萬別踩這些坑!

            最近幾年,金融界人士辦理海外居留業務的數量暴增,其中八成是P2P平臺創始人或高管。
            廣告

            |本文由華商韜略原創
            |首發于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id:hstl8888)

            文 / 王中美

            中國韭菜快不夠用了。

            韭菜,多年生宿根蔬菜,可反復割,反復長,生生不息。

            一、深水炸

            投資者老徐想不通,有閑錢,想通過P2P平臺賺點利息,為啥最后變成一地雞毛?

            45歲的老徐是普通工薪族,平日積攢的余錢放銀行跑不過通脹,放股市風險太高,在朋友推薦下,他選擇了P2P。

            保險起見,老徐把42萬全部家當放在了不同的籃子里,大都是國資背景、知名風投入股,回報率6%—13%不等,平臺承諾剛性兌付。

            等到雷聲四起時,他才醒悟,自己精心篩選的籃子其實都在同一輛車上,而P2P就是一潭深不見底的渾水,鐮刀手們的套路步步驚心。

            老徐投資的6個平臺里,有4個踩了雷。

            這4個平臺,無一例外,都設置了資金池,通過虛發或多發標的,吸引投資者進入。這些資金沉淀在平臺賬戶,由平臺統一調配。

            而這成了亂象滋生的土壤。

            有的平臺通過借新債還舊債,來實現剛性兌付承諾;還有的平臺則直接挪作他用,甚至將平臺資金全部投入自家企業的生意。

            種種令人眼花繚亂的移花接木,使得老徐眼中“靠譜”的網貸中介平臺,淪為一個又一個非法吸儲甚至詐騙平臺。

            最具迷惑性的是,很多P2P都宣稱有上市公司背景,但其實是面臨退市的ST公司;所謂國企背景,也是靠平臺“送股”換來的合作。

            一旦平臺崩盤,這些高大上的“靠山”甩鍋甩得比誰都干脆。

            至于平臺的主人,則早就在爆雷前逃之夭夭。以老徐投資的牛板金為例,4位前董事通過成立多家空殼公司虛構標的,套走投資者43億元。之后,4人玩起了金蟬脫殼。

            這些失聯的網貸平臺控制人,早在平臺成立初期就發現隱患,做好了跑路準備。

            數據顯示,最近幾年,金融界人士辦理海外居留業務的數量暴增,其中八成是P2P平臺創始人或高管。

            這背后是中國P2P行業的野蠻式增長。

            英國作為P2P發源地,經過10年發展也只有不到10家P2P公司,美國與之相仿。而中國,僅在高峰時的兩年間,就涌現出1000多家。

            缺乏風險意識的一場狂歡后,留下的是一地雞毛。如今多達2000余個平臺、總交易規模7萬億的P2P行業正在經歷一場史無前例的挑戰。

            很多平臺在苦苦支撐,投資者們如驚弓之鳥一樣集中擠兌,還有的投資者走在報警路上。

            二、私募騰挪術

            有人認為,P2P收割的都是小白,不懂識別風險,交給專業人士理財,風險就小得多。持這種觀點的人,最近可能不得不反轉了。

            6月底,8000余名私募投資者迎來至暗時刻——他們信賴的上海阜興系私募控制人朱一棟毫無征兆地失聯了。與之相伴的是,阜興系4家私募經營中斷。

            阜興系背靠阜興集團,后者是一家大型民營企業,橫跨稀土加工貿易、商業地產、金融等多個領域,總資產超過350億。

            有這樣的背景,再加上旗下基金都有牌照、有備案,收益率也并非高得離譜,所以贏得了很多投資者的信賴。

            那是什么讓朱一棟置投資人的利益于不顧,選擇跑路呢?

            隨著相關部門的介入和投資者的維權,阜興系私募幾年前的諸多貓膩浮出水面。

            有投資者反映,阜興系私募發行的產品中有投向浙江浦江經濟開發區的產業基金,但經事后核實,阜興的錢一直沒有到位,產業基金也因此泡湯。

            不僅如此,阜興系發行的其他基金也大都存在類似問題,造成百億資金去向成謎。

            事實上,阜興系旗下百余只產品中,有50只僅由10個人管理,通過借新還舊、相互接盤,最終演變成龐氏騙局。

            更不幸的是,阜興系還踩上了P2P的雷,不僅投資了近期爆雷的草根金融,還在其平臺上發起數額巨大的借款,有明顯的自融行為。

            有知情人將這一切,歸因于阜興集團此前的股價操縱行為。

            2016年,朱一棟聯合“華北第一操盤手”李衛衛,讓大連電瓷的股價在4個月內翻了一倍。

            但在后續的操作中,李衛衛卻成了豬隊友,最終導致阜興集團虧損5.51億元。

            此事被央視曝光后,阜興集團經受了高杠桿的壓力,不得不通過P2P、向員工發行債權基金等方式獲得融資。

            如今,包括債權產品在內的阜興系基金出現大面積逾期。

            私募產品通常有100萬起投的門檻,阜興系8000名投資者的180億辛苦錢面臨血本無歸的可能,部分投資人的被套資金或許高達兩三千萬。

            在今年的江蘇兩會上,朱一棟曾形容“金融是把雙刃劍,既要用好它,又要注意別被傷到”。僅過了3個月,他就用這把劍既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

            出事的不僅阜興系,據行業協會披露,今年上半年已有161家私募基金“失聯”(未能按要求每3個月更新登記),它們大多面臨和阜興系一樣的問題。

            8月30日晚,潛逃海外的朱一棟被緝捕歸案,終究沒能逃過法網。

            三、神秘的幣圈

            就在新金融如火如荼之際,著急的鐮刀手們已經迫不及待給自己穿上科技的外衣。

            2017年,區塊鏈技術一夜爆紅,其初始產物——比特幣,更是以全球僅有2100萬枚的有限數量,令全球投資者對其蘊藏的價值浮想聯翩。

            從當年無人過問,到一枚幣換一棟別墅,比特幣的崛起,也帶動數十種國產虛擬貨幣一夜之間火遍中國。

            一時間,所有人削尖腦袋涌向幣圈,張口閉口“一幣一別墅”。連平時忙著跳廣場舞,還沒搞懂虛擬幣為何物的大媽,也稀里糊涂花3000元買了一種幣,不到一個月變成3萬。

            各種版本的造富傳說,徹底激發了人們心底一夜暴富的沖動。

            在各類ICO(首次幣發行)交易平臺,投資者不在乎項目做什么,怎么做,只要有ICO就投資。對他們來說,“先搭上財富電梯才是最重要的”。

            大量的社會財富,就這樣朝著一個大多數投資人根本不了解的領域聚集,而虛擬幣的發行方則數錢數到手軟。

            很多發行者“沒有公司,沒有團隊,也沒有網站,只要包裝一個跟區塊鏈有關的概念就圈來數千萬元,找到大佬背書,甚至輕松融到幾十億”。

            暴利之下,各類騙術開始粉墨登場。

            有人聲稱自己發行的五行幣,在未來將全面取代紙幣,投5000元發展下線,一年至少賺400萬,3年就成千萬富翁。

            還有人兜售網絡礦機,聲稱可以自動產生數字貨幣。

            比特幣之父中本聰,當初發明比特幣時,其核心精神是去中心化。但所有詐騙性質的虛擬幣卻無一例外反其道而行——高度中心化。

            這類虛擬幣不開放源碼,發幣總量全憑發行者拍腦袋。即便是合法的虛擬幣,很多也靠擊鼓傳花式的投機交易支撐著,入局者隨時會成為接盤俠。

            華麗的高科技外衣,讓大多數人對虛擬幣失去免疫力,即便是那些平時掌握知識話語權的各界精英。

            8月19日,在知乎擁有20萬粉絲的中國科學院遺傳學博士李雷,發文自曝被虛擬幣割光全部身家,差點睡了馬路。

            當然也有清醒者,比如那些掌控游戲規則的人。

            在一次私人談話中,“比特幣首富”李笑來曾爆出一個令人后背發涼的真相:

            “這里沒有價值投資,幣圈一切全靠忽悠……XX幣為什么會漲,到最后的解釋很簡單,就是傻X太多了。”

            四、局中局

            幣圈雖然高大上,但若論割韭菜的最高境界,那還是讓韭菜們以為自己是鐮刀。

            2015年,一個名為健康貓的O2O平臺上線,其宗旨是為體育私教和學員提供對接。

            該平臺一經上線,立刻火遍全國。不到兩個月,就有3000個私教提供服務,多是體育系的在校大學生,“還有40多位世界冠軍”。

            風口之上,為爭奪教練資源,健康貓也像外賣、網約車一樣搞起了燒錢大戰——私教除了獲得學員的全額學費,還能獲得平臺支付的額外津貼,數額最高可達課時費的15%。

            健康貓還鼓勵私教拉人頭獲得相應津貼和晉級,只要邀請20名私教注冊即可成為“隊長”,每月享受500元補貼。

            于是,“聰明”的私教每天只做兩件事:一邊不停地注冊小號,給自己刷單、充值、付費,到期拿補貼;一邊不停地介紹新私教注冊。

            有人一天刷出200多節課,還有人刷出的課程可以用到120歲。

            而健康貓從來不缺教練,唯一缺的就是學員。一些私教透露:“健康貓上從未遇到過真實用戶,交易流水都是私教自買自賣產生的。”

            在私教們的齊心努力下,健康貓搖身一變,成了P2P都無法比擬的高收益理財工具。

            而作為平臺管理者的大象健康科技,一直在變相鼓勵刷單,還很“周到”地在平臺設置了貸款、辦信用卡入口。

            很多私教私欲膨脹,由此走上了高杠桿之路。

            某體育學院一位研究生小程,通過銀行、網貸和信用卡,獲得160萬元,全部刷了進去。

            然而,從今年5月開始,整個平臺無法提現,導致該同學一夜之間變成百萬“負翁”。

            和小程一樣遭遇的私教還有很多,他們聯合起來要求健康貓退錢,但平臺卻反咬一口,以發現刷單為由要求簽署和解協議,條件是:扣除全部補貼和70%本金。

            最終,私教們不得不求助于警方。8月27日,健康貓被警方定性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有人估算,這起事件一共涉及25萬人,平均每人負債數十萬,高投入者達上千萬元。

            五、割的就是你

            鐮刀手們花樣百出,令人防不勝防。而韭菜們之所以中招,大抵繞不開一個“貪”字。

            因為貪圖利益,很多人把風險拋之腦后。

            被虛擬幣收割的李雷博士,事后幡然醒悟:“很多新聞警告過這些內容(虛擬貨幣)可能是騙子,甚至有騙子前科,但是我依然執迷不悟,認為我不會是韭菜。

            被P2P收割的韭菜,心態也大致如此。

            事實上,早在2013和2015年,P2P就曾兩次爆雷,但在高收益的誘惑下,很多人還是義無反顧沖了進去。甚至在今年7月國金寶老板跑路前幾個小時,還有人抱著36萬進去投標。

            理財是一項技術活,很多人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奮斗1萬個小時,仍然小心謹慎。但一進到理財市場,卻變得自信滿滿,都以為自己不可能成為最后一個接棒的人。

            因為無知,更因為對風險的無視。

            在一份數萬人參與的P2P受害者調查中,有一大把人將75%甚至是100%的家庭財富投向了P2P,甚至還有19%的人是凈負債者。

            如此貪欲之下,理性早早給冒險讓路。而鐮刀手們最喜歡找的,就是這樣的人。

            只要你愿意,總有一把鐮刀在等你。

            文章轉載自華商韜略(ID:hstl8888),禁止私自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系華商韜略授權。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xlhej.icu)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今日聚焦

             
            廣告
            廣告

            世界經理人網站App下載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快三最长的龙是多少期